您當前所在位置:首頁 > 新聞中心 > 文化教育

由母親的買菜錢想開去

更新時間:2019-06-24    點擊次數:7394次    文章來源:本站原創



作者:張萬功


父親己于五年前不幸病逝。母親今年八十六歲了,常年累月繁雜的家務加上艱苦的勞作,落下了肺心病和雙膝關節疼痛,現在生活很多方面都需人照應。而她堅持住在老家,任何人改變不了她的生活方式。

父母生養我們姊妹七人。我和六個妹妹數不清多少次勸母親到各家分別住個十天八天,一是盡自己的孝心,二是讓母親圖個新鮮。我是父母的長子,妻子、兒、媳更想接母親到鄭州。農村幾千年的傳統習慣,就是父母跟著兒媳在一塊生活。再說鄭州條件畢竟好些,洗涮都方便??赡赣H很執拗,鐵了心的堅持住在農村老宅里。母親說,我在家慣了,隨便咋著都中,這下難為了三妹桂貞在老家天天陪侍母親。其他妹妹時不時回來看看,帶些果品食材。我是東奔西忙,在鄭待幾天,回老家為母親做飯拿藥幾天。我常去鎮上超市購買油鹽醬醋瓜菜米面,有稀罕食品,不講多貴,也要買一點讓母親嘗嘗??次一ㄥX多,母親不容商量,非要掏錢給我,并說,你拿著買菜用吧!母親的錢用一個破紅布條捆著的,母親說這是六張五元的。

接著錢,我鼻子忽然一酸,熱淚盈眶。我的心中雜陳著母親對兒子至愛的情深和兒子對母親的殷殷憐憫!我的母親啊,幼而苦命、倔犟要強、辛勞無怨。是母親用這破紅布條捆著的六張五元的錢把我的思緒拉的很遠很遠。

母親藏錢有兩種方式:一是把錢卷成卷,用線或布條捆起來,隨便再找塊破布包幾層子,裝在衣兜里;二是如果錢稍多些,便握成卷,用手帕包起來塞在只有她和父親知道的墻縫里。這種習慣的養成恐怕緣于以下原因:一是母親小時候命苦,從未講過她的出身,我也從未問過。在我的記憶里,小時候走姥姥家,從未見過姥爺。姥姥一間小屋,一個用麻繩攀的小床,一個小灶鍋,一個帶獨抽屜的小桌,從屋檁上懸下根繩子上,吊著一個竹籃,放的是鍋餅什么的。每想起這情景,覺那吊著的籃子,還在我頭上晃悠。妗子好像并不搭理姥姥,所以舅舅妗子從未讓我在他們家吃過飯。姥姥上了年歲,就跟著我母親生活,我也因上學、工作就再也未去過姥姥家。妗子前年辭世,母親安排我備禮奔喪,聽姨母家的比我母親長五歲的大表兄敘道,才知大致。前姥生有兩個女兒都過世啦,姥爺為后繼有人,收一養子。姥姥是續娶的,就生養我母親一個女兒。姥爺過世后,姥姥又是個哀不會怨,氣則難言的人。母親就處在這種靠山山已倒,四面淡情的氛圍中。

母親倔犟要強,學會了紡花織布,裁剪縫衣。母親和父親結婚后,因爺爺也是早逝,奶奶一人操持四個兒子,家里貧窮。隨著我和六個妹妹相繼出生,生活越來越窘迫,父母為家庭生計拼命勞作,衣食常難以為計。不知道母親有多少不眠之夜,紡棉織布,以換些食糧;不知道母親磨多少繭子,揀壞紅薯,挖野菜,鏹榆樹皮,以代飯食;不知道母親忍多少屈辱淚水,到外鄉討些剩飯以養我們姊妹……家里哪有錢?偶有余錢,想母親生怕有失,就采取這種捆包的方法。

我和妻子共知,父母這輩子從一九三三年生止二OO五年共積藏一萬元。當時要翻新三間瓦房,父母從原房梁下土墻縫中,掏出一個破手卷交給我備房料,我把裹著卷的錢展平數完,整整一萬元。直到二O一年父親病逝,再也未見到什么錢。

如今我已經到了花甲之年,回想起過去的事情。父母親對兒女,尤其母親對兒女的執著堅韌、殷勤樸厚、無私無畏的愛,或許是一種天性,但更大層面上是骨血凝鑄的血緣情愫。既然父母為了兒女,可以付出一切,那么,當父母年老需要兒女照應時,兒女有什么理由不殷勤盡孝呢?



張萬功,筆名墨海文心,太康縣人,先后畢業于周口師專、河南大學、中國社科院研究生院政治文學、政治教育、經治經濟學專業,在淮陽工作四十余年。工作之暇,愛翻書,喜文學,好書法。著有《讀懂淮陽》(合著)《沉醉與飛揚》、《張萬功詩詞書法集》。書法尤重榜書,八尺龍被甘肅:龍文化園收藏,編入《古今龍字大典》。草書、隸書自成風格,曾被評為“中國書法百杰”。部分書法作品由中央電視臺“書畫頻道”播出。并被選印為郵品發行。楹聯創作曾榮獲全國大賽銅獎?,F為中國楹聯學會會員,中國書畫家協會理事、中華全國職工書法家協會會員。


快乐时时彩